[最新动态]
[重大工程]
[协作发展]
[采访札记]
[特色园区]
[知名企业]
[图片报道]
[城市简介]
[旅游景点]
[吴越文化]
[视频新闻]
[深度报道]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>>回首页>>深度报道>>正文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简繁转换:[big5][打印]

华西采访 战斗一场:感受媒体和华西无形的张力

去华西村的愿望我十年前就有了,今天终于得以成行,而且是去采访,但近村情怯,因为,作为一个有点从业经验的新闻人来说,我知道最艰难的工作莫过于对典型的采访,尤其是华西村这样的几十年的老典型——有什么是人家没被问过的?有什么新闻单位的记者人家没有接待过?果不其然,事实证明今天的采访近似于一场不见战火的“战斗”,记者深深体会到了媒体人和华西人之间那种无形的张力。

早上,我们进村之后先是在著名的华西村金塔里逛了一圈,像一个游客那样站在高处向下望,华西的农民别墅尽收眼底,那景象的确足以激动人心,要知道,这里只是个村子——中国最基层的组织啊。

然后,我们最盼望的事情到了——华西村领导带我们参观普通农民家。我们去的是新近建造的一幢欧式小洋房,680平方米,住着一家5口人,房间装修的很漂亮,也气派,客厅里全套的红木家具,尺寸庞大的平面彩电,然而沙发上的真丝缎座垫上套着一层塑料皮。——这立刻给我们以强烈的感觉:人家已经被参观的胸有成竹、经验丰富了。房子主人之一、一个上了年纪的老大爷出来见我们,有记者问他对今天生活的感想,他答“过去我们是下地(种田),现在是上天(天堂)了。”——这个回答也完全在我们的意料之中。

我想起一个朋友对我讲过的:他自己开车到华西,随意到一家村民家中,想和主人聊聊天,但是主人——一个有点年纪的老太太对他说,你想参观我们家?这恐怕不行吧,要在村委会的带领下才好参观吧。我们家的情况?要有村里人带着我才好讲的吧……。华西村看似开放,外人却可以感受到它内在的自我保护。很多宣传报道里看不到的东西,鲜活的、个性的,即便我们亲临华西也一样看不到。

看过村子全貌后,我们最盼望的时候终于到了——华西的当家人、传奇人物吴仁宝接受我们采访。陪同我们进村的无锡和江阴宣传部门的同志发出感慨,大意是:吴书记最近身体不好、工作又多,已经不大见记者了,今天他能出来接受采访,可能对网络媒体比较新鲜,很给我们面子啊。我又想起一位曾经到过华西采访的同行说过的:吴仁宝见记者,经常就是请记者看戏,看“华西的天是共产党的天,华西的地是社会主义的地”。果然,采访就是在华西村崭新气派的剧院里进行的。坐在吴仁宝身边,我们激动的和他谈了两句之后,他手一挥说:我请各位看出小戏吧。

吴仁宝所谓的小戏,就是无锡地方传统戏锡剧。一群华西艺术团的演员载歌载舞,从“不土不洋”“稀奇真稀奇”的金塔唱到华西家家住洋房开小车、外国人“这样的社会主义我们也要”,华西的美好生活唱的悠扬动听。

小戏看完,难得的采访机会我们焉能错过?十几个记者一拥而上,吴仁宝和我们谈了不少,什么华西人的收入有三块:按劳分配、按需分配、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分红拉,什么他为什么要干到80岁是因为年轻时犯了教条主义、形式主义、官僚主义的错误拉…….,后来我发现,吴仁宝对我们的谈话有90%出现在华西村给我们提供的材料里——他已经不知道对多少记者讲过了啊。在陪同人员的一再催促下,采访的“最后一个问题”问了五六个之后,我们的采访被坚决地结束了。望着吴仁宝和我们告别后的背影——一个76岁老人的微微驼背的背影,我心里涌上难言的滋味。

午饭是在华西村金塔里吃的,华西村办公室孙主任和我一桌。我和这位华西村中层干部的谈话终于有了一点新鲜内容。比如说,我们探讨了华西人为什么不走出华西的问题、探讨了吴仁宝为什么不住新房子的问题、探讨了华西对大学生的使用原则问题,因为各自观点不同,讨论中孙主任说了一点我以前不曾了解的东西,比如有的华西人外出闯荡不成功、“三进三出”;比如孙主任认为自己的下一代最好还是回华西发展。呵呵,这顿饭总算吃的有点意思。

再后来,我们谈到了华西接受记者采访的话题。孙告诉我,华西基本上每天都有记者来采访,华西对记者的原则是:只要是国内的记者,不论所在媒体大小,一律热情接待,但是如果采访吴仁宝书记和其他主要负责人,则要视吴仁宝他们的时间安排而定。我们也谈到了对这次采访的不满之处——除了参观华西、看到吴仁宝本人,我们好像没有什么收获。孙也承认,这种简短的采访不适合我们这种想对华西有更深了解的人,孙说,有机会在村里住上两天或许可以了解一些鲜活的东西,在即将离开华西的时候,我和孙主任这位负责华西宣传的干部(从某种意义上我们也是同行)终于进行了一些略为深入的交流。然后我给他递了名片,但是他没有给我名片,他说,你可以打村里的电话找到我。

编辑:张向林   来源:东方网  作者:徐剑元(中国江苏网) 

      东方网版权所有,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